骨肉瘤患者请不要盲目追求保肢

严格来说,这不是一篇文章,只是我心里的一些话不吐不快,也是我作为一名骨肿瘤医生对我的患者以及全国患有骨肉瘤的患者想说的话。
最近几天有件事一直让我很是忧虑,加上天气总是阴雨连绵,心中情绪着实不佳。起因是我的一名骨肉瘤患者要求出院,不再在我院治疗。这名患者只有19岁,是家中的独子,2010年底发现小腿上段开始肿胀疼痛,在当地医院诊为肿瘤,转诊到我院治疗。经过穿刺活检,确诊为骨肉瘤,给他做了新辅助化疗,几组药物化疗后复查MRI发现肿瘤仍有增大,并且侵犯了腓总神经、胫后的血管神经以及多个间室的软组织,按照国际骨肉瘤的治疗指南,应该不具备保肢指征,就跟家属和患者说明病情,建议行截肢手术。患者和家属在我这里已经治疗几个月了,我和他们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开始患者父亲很难接受,经过我反复和他谈心,说明病情和利弊关系,他们表示理解。但患者父亲仍然是四处打听有没有更好的地方可以保住他儿子的腿,这我是绝对能够理解的,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当然想保住儿子的腿,天下父母心。但患者家属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后回来跟我说那里的医生说他们做骨肉瘤保肢率90%以上,可以给他儿子保住腿,于是患者家属就坚决办了出院。
我绝对不是因为流失了这一个病人,少赚了一份钱而感到难过,实际上我每个月治疗10个还是20个病人对我的工资影响不大。更不是病人不在我这里治疗去了别的医院感到没面子,我知道另一家医院在骨肿瘤治疗上的真正实力。我难过的是这个病人不符合保肢的指征,一旦做了关节置换手术,肿瘤无法切除干净,可以说是100%复发,很可能很快就会发生肺转移,而丢失性命。我不想一个和我相处了几个月的小伙子得到这样的下场,但我无法强求他一定在我医院治疗,这时候,我感到医生只有靠自己的医术治病,却无法做到更多···
2010年我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参加骨肉瘤的培训班,在和李远医师讨论这个问题时,他也曾经说过:不要问你保了多少肢体,截了多少肢体,保肢和截肢是根据患者的病情决定的,并不是你的医术高明与否决定的。我深表赞同。“先保命,后保肢”是骨肉瘤治疗的原则,保肢手术是个很成熟的手术,很多医生的会做,但如果不能保证肿瘤切除干净一味追求保存肢体,只能是欺骗自己欺骗患者罢了!
在此表明自己立场:坚决反对以“保肢率”多少多少来宣传疗效和水平,严格按照治疗指南选择术式对患者和家属负责,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误区一:骨肉瘤是恶性肿瘤,根本不能治

李郅涵 主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关节外科中心

目前很多患者家属甚至基层医生仍然认为骨肉瘤是恶性肿瘤,得了骨肉瘤根本不能治。的确,恶性骨肿瘤的治疗,历来就是骨科治疗方面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然而,在过去30年中,由于新辅助化疗的应用,恶性骨肿瘤患者生存率已得到显著提高。国外有报道骨肉瘤患者5年生存率已达到60%
~75%,甚至5年无瘤生存率已达80%。因此认为只要早期发现、正规治疗,骨肉瘤完全可以控制或治愈。

误区二:发现骨肉瘤必须截肢

由于骨肉瘤是恶性肿瘤,历史上骨肉瘤的标准治疗是截肢术,但当时骨肉瘤5年生存率最高仅为15%
~20%。研究发现90%骨肉瘤患者就诊时体内已存在微小转移灶。因此,即使在就诊的第一时间行高位截肢术,也不能控制肿瘤在截肢残端的复发及远处转移;也就是说单纯的截肢术对提高骨肉瘤患者的生存率无益。相反,多中心的研究已经证实保肢治疗并不影响患者的总体生存率,保肢治疗与接受根治性截肢手术患者在生存率及肿瘤局部复发率上并无显著差异。现在大多数肿瘤治疗中心,80%以上患者均采用保肢治疗。

误区三:骨肉瘤患者手术越早越好

很多患者家属认为骨肉瘤手术越早越好,甚至国内有些非肿瘤治疗中心,在接诊恶性骨肿瘤患者后也草率地施行骨肿瘤患肢的截肢或保肢手术,术后再将骨肿瘤患者转入肿瘤治疗中心接受化疗治疗,这是完全错误的。这类病人的即使在术后接受了正规的化疗,结果无一例外是肿瘤复发和转移,对病人及家属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灾难。另一部分骨肉瘤虽已在肿瘤治疗中心开始接受骨肉瘤手术前的新辅助化疗,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术前疗程过少,最终仍影响到骨肉瘤患者的疗效。因为研究表明术前化疗后良好的组织学反应与改善肿瘤患者预后密切相关!在过去30年中,恶性骨肿瘤患者生存率显著提高,这主要归功于新辅助化疗。术前新辅助化疗也称诱导化疗,是在活检明确诊断之后、手术广泛切除肿瘤之前进行的化疗。该方案的优点:

对于存在转移的肿瘤患者,新辅助化疗提前治疗了潜在的转移灶,避免手术及术后康复时间对化疗的耽搁。

术前给予化疗可以使原发肿瘤缩小,局部水肿消退,肿瘤与周围正常软组织之间的界限变得清晰,保肢治疗也更加安全可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