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波亲自做示范,中国遭世羽联打压

 
www.512.net 1

新京报讯今年世界羽联年度大会,张军竞选副主席失利,被外界视为中国在世界羽联没有话语权,甚至处于被打压的境地。提及此,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当属中国羽毛球队前任总教练李永波对待世界羽联的强硬态度。

国羽面临更多挑战

www.512.net 2

  日前,中国羽毛球队正在海南陵水进行里约奥运会后的第一个冬训,在这次冬训刚刚开始的时候,总教练李永波给队员们带来了一位新朋友——发球检测器,这是世界羽联在东京奥运周期尝试的改革之一,在经过各国的一系列测试后,发球检测器将很可能出现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

李永波曾多次“炮轰”世界羽联。图/Osports

  “过腰”、“过手”是羽毛球比赛常见的发球违例,在以往的比赛中,这样的违例都是由当值主裁来判定,但毕竟是一闪而过的肉眼判断,难免会有所失误,而为了避免裁判员的主观判断,世界羽联在近期开始推广一种新的发球检测器,机器恒定好一个高度,如果发球的高度超过这个规定高度,就算违例。

从2001年吕圣荣卸任世界羽联主席,到2011年刘凤岩当选副主席,中国在羽毛球运动最高单项组织内的“真空期”长达10年。2009年,蔡振华当选中国羽协主席,提出要增强中国的话语权,希望时任乒羽中心主任的刘凤岩通过竞选参与到世界羽联的工作中。当时,李永波认为这项工作“任重道远”,同时直指世界羽联充斥“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权力斗争”,“发展羽毛球一定要围绕着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而不是官员,他们没有将羽毛球发展的核心价值充分体现出来。”

  放在训练场的发球检测器,目前有三个高度可供选择,国羽将高度定在了1米1,也就是说发球超过1米1就算违例,不过这并不是世界羽联最终确定的恒定高度,世界羽联现将仪器给到各支队伍,让每个国家或者地区的队伍来自行试验后提出意见,世界羽联根据各方的意见才会最终决定一个高度。  李永波在亲自做了发球示范后对队员们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要有意识地前面线不要丢,但是练一个就看高度,一米一高度放在这里,看看这个高度可以,你习惯就知道,一拿起来就发就行,发球时不要做一些多余的小动作和之前的小习惯,拿球的手,一定要把高度固定住,然后怎么发就看你自己的。”

从伦敦奥运会开始,下属各协会每个单项的参赛名额上限缩减至2名/对,对中国队产生了很大影响,也引发了李永波不满。他直言这一规则“限制了优秀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是不公平的”,甚至“炮轰”羽联为了项目普及,照顾不发达地区运动员,就牺牲掉高水平球员。

  这几日正在苦练发球的双打小将李茵晖表示:“因为我平时发球就没有过违例,所以即便这个机器在旁边,对我也没啥影响,而且现在只是测试阶段,最终高度也没定下来,我还是按照我正常习惯来发球,并没有超过,我觉得女孩都还好,因为身高不会很高,平时发球也不会违例,但是对于个子高的男队员应该有些限制,不过这个对于我们中国队来说还挺有利的,因为中国选手发球都很规整。”

李永波2017年4月正式走下国羽总教练岗位,世界羽联的改革却一直在争议声中持续。去年,世界羽联赛事正式开始执行发球1.15米线规则,这也被称为高个儿选手的噩梦,从公开赛一直到本届苏杯,国羽选手一直在中因为发球违例而丢分的招。规则实行之初,林丹曾在社交媒体表达不满:“现在比赛的重心不再是球员,裁判能直接导致比赛的走向。”林丹真正不满的是违例与否的界定在于发球裁判,“原本以为世界羽联推行新发球规则有科技的助力,结果还是人眼分辨,说你违例就违例了,说你没有就没有,不像鹰眼来得有绝对的说服力。”

  

今年苏杯丹麦队与英格兰队的小组赛从晚上6点打到了凌晨1点,世界羽联又重提改革目前的21分制,认为现行赛制不利于观赏。但随着张军落选,中国官员在这次博弈中能够发挥多大作用,最终将对球队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都是未知。

www.512.net,个头超过1米9的男双选手洪炜就不会像李茵晖那样适应,他说因为自己个子高,所以正常发球的时候位置自然就会比其他运动员高,所以他觉得这个发球检测器对于自己发球还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为了更快适应,他这几天也一直在练习琢磨,不过得花多长时间才能在机器面前不违例,洪炜心里也没有数。

  用机器替代人眼来裁定发球高度,也许会是羽毛球比赛继鹰眼之后的又一大重要改革,而在东京奥运周期,世界羽联的改革还不止于此。从去年开始世界羽联就在一些低级别赛事中开始尝试5局3胜每局11分的新赛制,上周的陵水国际挑战赛,也是国内首次举行新赛制的比赛,世界羽联也希望通过2017年更多的尝试,来确定2018年是否全面实行新赛制。

  李永波对此表示,11分制也许在2020年奥运会前实行,试行到今年年底然后再讨论,但是用机器来确定发球高度和标准很可能很快被采用,他也要求队员们都尽快去适应世界羽联的新举措,不至于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吃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