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要清醒地使用靶向药,晚期癌症也能绝地反击

面对患者亲人的这个问题,我真的好难回答。肯定吗?可这个药会对肿瘤有多大的抑制作用、它会延续患者多长的生命时间、用它需要多少金钱,或者说白了,使它值不值?否定吗?不能!靶向药代表了目前医学界对癌症最前沿的认知水平和最佳的抵抗办法,否定它,意味着否定了患者的救治希望。所以,这不是一句话可以回答得了的问题。为此,我只得多说两句。先从靶向药是什么说起。靶向药是近些年新兴的一种对癌症的治疗手段。它因具有对癌细胞更准确的点杀力、对人体正常细胞更小的泛杀力而被医学界寄予抗癌的厚望。我们每位经历过化疗的患者都知道,化疗,那是一段极其痛苦的治疗过程,那是生命体能与癌细胞的较力——看谁更禁得起药物的绞杀!很多患者往往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癌细胞尚未剿灭,身体已经不堪。所以,寻找一种只杀癌细胞不伤及正常细胞的救治药物就成为所有医药界人士追寻的目标。再说医学药学科学家的思路。科学家们想到:人体的血管系统、神经系统在生长完成后是相对稳定的,不再增长。谁也不会说哪天胳膊上又多长出一条动脉,腿上又多出一根神经。而凡是需要多长一条血脉、一段神经的,那一定是新生命的出现。那么这新的生命,一个可能是婴儿,一个就是肿瘤。肿瘤的生长确实如此。当数以亿计的癌细胞堆积成一个肿瘤的时候,它就有了扩展的需求。这时,它的血管会像植物的藤蔓一样伸向远处,抓住一个附着物,叮在那里,长大,再造血管伸向远方——科学家想,如果能有一种药物阻断血管的生成,就等于切断了肿瘤发展的通路。还有一种思路就是切断癌细胞发展的信息通道。这就像人类的社区建设一样,一个新社区的建成有赖于水电系统和通讯系统的完备,非此,人员不能入住,社区就不能形成。正是基于这些思考,世界各地的药学家陆续研制出一些靶向药,如,抗淋巴瘤的利妥昔单抗,抗肺癌的吉非替尼、盐酸厄洛替尼,抗乳腺癌、胃癌的曲妥珠单抗,抗肾癌、肝癌的索拉非尼等。这些药或以阻止血管再生见长,或以截断信息传递为目的,总之,它们成为目前杀癌最先进的、最有靶向意义的抗肿瘤药物。三说靶向药的成熟度不同。但是,我们还必须承认这样一点:不能一听使用靶向药,就以为救命。因为,对靶向药的研制还在起步阶段,就目前出现的为数不多的几种药品,它们的成熟度也相差甚远。如果我们把药品的杀癌有效率设定为一百的话,有的靶向药能够达到60%,有的是40%,可也有的能算它达到20%就很不错。它们的确叫靶向药,但是它们的成熟度和有效度也确实不同。(具体哪个更成熟,哪个仅稍强于安慰剂,医生心知肚明,但不一定告诉你,作为患者自己要去体会和学习。)四说每种靶向药都有自己特定的获益人群,它不对所有患者有效。就因为“靶向”二字在化疗界的独特魅力,吸引很多医者与患者的追随。但是,癌友们要切记一点——你的病的诊断分型是不是真的与药品说明书讲的适用范围相匹配,如果是,没问题,值得试,争取试,其结果往往是乐观的,起码会少许乐观。但是,如果你的病不在它的适用范围,我的意见是不必试,因为效果不会好——你不光花了钱,肿瘤还不见得小,你的身体又增加了一次无用的药物体验,这让身体里的癌细胞徒增了它的耐药性,同时又给了它一回激变的刺激,这对未来的治疗不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既然都是杀癌的药物为什么不能对所有肿瘤有效?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困惑。直到我读了英国科学家道金斯写的《基因之河》这本书,我才似乎明白了一些。原来,世上万物都是按照各自祖先遗留下来的基因密码来生长和传宗接代的。我们人类也不例外。一旦一个幼小的受精卵子成为了一个新生命载体,它就会按照祖先给与的基因密码踏上“成人”的旅程。这个密码会告诉它什么时间分裂出血管,什么时间分裂出神经,什么时候分为骨骼和肌肉,什么时间变化出手臂和手掌,哪里需要长,哪里需要短,哪一步可变化出毛发,哪一步生长出指甲。基因的密码翔实而缜密,成人的路径复杂而有序,这一切不应出任何的差池。这也意味着,肺与胃不是一个密码,胰腺与胸膜也搭不上边界,即便同属于一个器官,也会因不同的层次和部位而密码略有不同。正因为癌症是基因的病,治疗癌症的靶向药又是利用基因之间相互的差异来聚焦于某一点的,所以,它只能对某个密码有作用。这就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锁头与钥匙不匹配,钥匙再多也不顶用。这就是为什么靶向药不能对所有患者都有效的道理。就像美罗华,说明书上写着它适应于淋巴瘤B细胞来源的患者,言下之意就是说,药学家早在套细胞、T细胞来源的淋巴瘤患者身上试验过了——不顶用。五说患者要关注靶向药的有效率。几乎所有的靶向药都有这样的说明:它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期。但是提高的数字是多少?是半年还是一年,是三年还是五年?我们去问医生,医生大多含糊不答;我们到网上去查,几乎所有的页面都没有这个数字。为什么?因为这个数字常常满足不了患者的期望,真的说出来有时对患者还是个打击。其实,我希望患者能正确看待这一点——医学的进步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旅程,对于那些很棘手的癌症来说,能从原本的中位生存期6个月提高到8个月,那简直就是巨大的历史进步。不要小看这两个月,或许它真的可能给你带来翻盘的机会。问题的关键是这靶向药太贵了。就像吉多美,一盒2.5万,买三赠三,所以患者多被诱惑,一出手就是7.5万,六个星期的量。这个钱对富人不怕,但是对经济拮据的家庭来说真是有点多。毕竟这种药是全自费。我想,如果这药可让患者的生存期延长得多一些也好,我们砸锅卖铁豁出去了,但是,如果知道它的中位生存期只比安慰剂提高了两个月,我们又会做怎样的选择?六说靶向药也有副作用。任何事情都是相对而言,靶向药的“靶向”二字也是相对而言。有些患者对靶向药的承受力好些,副作用小,可有些患者却会很差——呕吐、腹泻、荨麻疹、低血压、骨髓抑制、神经毒性、肝脏毒性、间质性肺炎,等等,摊上哪样也不好受。所以,在使用靶向药时,自己多留个心眼,不要出现不良症状时还一味地认为“这不是靶向药的错”,而是要懂得该舍弃时舍弃。七说使用靶向药也应见好就收。我们患者都想知道,如果我们选择了靶向药,这个昂贵的药物到底能把我们带到哪里——是暂时的缓解?还是彻底的痊愈?我们要使用它一时?还是要一直使下去?说白了,我们就是想知道它能不能救命,我们到底要依靠它多久才是个头儿。应该说,成熟的靶向药在遇到与其相匹配的患者时,它的功效是神奇的,真的救命,几个疗程就结束;但是有些靶向药远没有这种效力,加上患者本身的疾病种类和严重程度,治疗的效果仅能达到部分缓解,或短期缓解。所以,使用药品的时间会一直持续,正像有些药品说明书上介绍的那样,待到药品对癌细胞不起任何作用,待到患者再也耐受不了它的副作用,那就是停药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患者大多失去了翻盘的机会。所以,我常与患者探讨,我们是不是应该充分利用靶向药在初期使用时对癌细胞的攻击作用,一旦感觉耐药马上停止。这样,一可避免药品的毒副作用在身体里的积蓄,二是留给身体一个修养生息的时间,三是节省买药开支。第八是我想对这位河南患者女儿说的话。前来询问的患者女儿告诉我她的母亲是20年的乙肝患者,肝硬化,肝癌晚期。见医生时,医生说已经不能手术,化疗也没有实际意义,仅推荐吉多美靶向药试试。我想,患者的情况与吉多美靶向药的获益人群完全契合——肝癌晚期,没有手术,不曾化疗。所以,医生的建议是积极的,如果家里经济条件尚好可以试试。但是,患者在使用此药后感到整日腹泻副作用不小,并对用药产生畏难情绪。这时,我想说:如果是我,我会停药。因为,我知道:肝癌,特别是由乙肝转来的肝癌的难治程度,我也明白吉多美这个药在治疗上效果有限,我还了解到继续使用该药的前景,所以,当药物的副作用出现时,我们应该意识到,那是生命的风险在逼近。这时,我想跟患者说:我们是不是该转变一下救治的策略?如果开始时的治疗策略是杀灭肿瘤,那么现在,就应该以守为攻。我常劝我们的患者和家属要把治疗的手段想得更宽泛一些:西医不能手术和化疗了,我们能不能试试中医?如嫌中医见效慢,我们能不能同时学学郭林气功?如果说,我们今天不能马上康复,那我们能不能争取明天不死?外力的治疗不能承受了,那我们是不是该调动一下自身的免疫力?我们原来精神压力大、心情不是太好,那么此时我们能不能改变一下心态,让自己快乐起来?总之,先不要让自己受罪,要保存实力,活一天是一天,活一天舒服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让我们每天都有资本可以期待明天的到来!

癌症,大家并不陌生。近年来,癌症患者越来越多,因癌而去世的人也越来越多。癌症跟其他疾病均不同,其本质是细胞发生病变,不受控制地无限繁殖,变成癌细胞,抢夺正常细胞的营养,再来供给自己的同类生长,再继续抢夺营养,形成恶性循环,因而正常细胞得不到营养,无法正常生长发育,最终无法完成正常的功能,导致器官功能失调,身体逐渐消耗殆尽。

癌症的类型很多,发病部位很多,一个发病部位就代表一种癌症。同一部位也有很多不同的分型,如鳞癌、腺癌、髓样癌、肉瘤样癌、大细胞癌、小细胞癌等,每种类型的癌症进展速度不同。有些人生长缓慢,有些人恶化很快,有些不可预测。

某些类型的癌症对治疗反应良好,如早期乳腺癌、肺腺癌,而其他类型的癌症却难以治疗且进展迅速,如三阴乳腺癌、小细胞肺癌。无论何种癌症,只发生在原发部位没有转移的癌症,手术切除或者放疗,化疗或介入治疗都有很好的预后。如果癌症进展到晚期才发现,对于治疗就更困难了。

那么癌症是怎么进展到晚期的呢?

原发性癌症是指器官或组织中的最早出现的癌细胞。肿瘤还仅局限于其原始部位,例如肠。这被称为原位癌或局部癌。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1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图1:正常细胞 图2:细胞癌变 图3:癌变细胞增殖 图4:恶化和侵袭

(晚期癌症进展四部曲)

如果来自原发部位的癌细胞通过身体的血流或淋巴管移动到新的部位,它们会繁殖并形成其他恶性肿瘤,这被称为继发性或转移性癌症。继发性癌症仍保留了原始癌症的名称,例如,已经扩散到肝脏的肠癌仍称为转移性肠癌,即使会有肝癌引起的症状。

尽管现代医学可能无法治愈晚期癌症,但某些治疗方法仍可能减缓肿瘤生长或扩散,延长生存期。姑息治疗还可以帮助控制癌症症状,包括疼痛,并可以减少癌症治疗的副作用。在晚期癌症的任何阶段,一系列姑息治疗照护可以提高生活质量,这对晚期患者来说很重要。

晚期癌症的治疗方式包括手术、化疗、放射治疗、激素疗法、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姑息治疗等等。这么多治疗方案到底哪个才是最适你的?哪个对你来说是最能获益的?对于近些年来的新起之秀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虽然效果很好,但是获益人数有限,对于靶点基因的突变还是让很多患者怀疑人生,为何没有基因突变!姑息治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目的在于缓解患者的症状,其实对于癌症的抑制效果甚微。例如,中药、止痛治疗等。

晚期癌症只要治疗 肯定逃不过化疗!

其实最常用的有效治疗方法还是手术和放化疗,手术肯定是对于早期癌症和局部病灶效果最佳,放疗也是要求局部病灶,且对于晚期多处转移的癌症已然不适合。化疗对于多数患者来说都能适用,通过药物杀死癌细胞,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闻名的化疗,使得很多患者望风而逃。BUT,化疗才是晚期癌症患者的守护神!有以下几大原因,听我给您细细道来:


晚期癌症多数已经全身转移,若想控制体内癌细胞增殖,必须要靠全身治疗,化疗就是将药物静脉注射至血液,随着血液循环到达全身各处去消灭癌细胞,只有这样才能控制全身癌细胞的增殖及;


您可能会说,检测出基因突变就可以用靶向药,可以避免让人闻风丧胆的化疗!但是,小编想说的是,到目前为止,靶向药也不是治愈癌症的终极武器,因为靶向药的一个最大的弊端是终将会发生耐药,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那么,幸运的患者靶向药耐药了该怎么办?换另一种靶向药,然后再换再换……始终会有用尽靶向药的时候,这时候还是要回归化疗。


即使还没有发生全身转移,通过手术或者其他有效方式去除了肿瘤病灶,但是为了预防癌症复发,还是要进行化疗。无论是手术、放疗或是射频消融治疗,都无法保证没有残余病灶,化疗是清除残余肿瘤细胞的最佳手段。


就目前的临床数据统计,中国80%的患者确诊为癌症时已为晚期。对于药物治疗,仅20%左右的肿瘤患者能受益于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而近80%的肿瘤仍然需要化疗。

化疗药如何选择讲究很大

那么,问题来了,化疗药怎么选择?只要听医生的就可以了吗?这样做当然是对的,但是还不够。

目前,临床医生给患者推荐治疗方案时,都是参考NCCN指南选择标准或常规治疗方案,多数肿瘤医生可能会从最常用的治疗方法入手。如果第一种治疗不能控制你的癌症,那么肿瘤科医生就会转向下一个最常见的选择,并继续这样做,直到你找到一种适合你的疗法。

这种方法适用于某些患者,但不适用于所有人。一些患者最终用尽了所有的标准选择,因为对所有的治疗方案都没有反应。或者有些药物起效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慢慢无效。那如何在一开始就选择最准确的化疗药就很重要。

其实,对于癌症患者选择化疗药准确与否,美国凯瑞思基因检测可以进行评估,给出到底哪些化疗药能获益,哪些不能获益,首选哪个获益更大,有哪些临床试验可以参加,等等。凯瑞思20年的科学研究和临床应用,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对于化疗药的指导有着权威的可信度。

这个技术的全称是美国凯瑞思多平台分子分析技术,简单来说就是基因检测,国内常见的基因检测采用的是二代测序技术,来检测是否有靶向药基因突变的。凯瑞思这个多平台采用了多种分析手段来绘制肿瘤基因图谱,指导患者全面的用药选择。不仅有靶向药,还指导免疫药、化疗药、激素药的选择。凯瑞思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使用多平台分子图谱检测的受益患者比例达95%;突变检测精准度高,遗漏率仅为0.10%。

特别是对于没有标准治疗方案的晚期癌症患者,没有标准指导也不意味着没有药物可用了,只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更多的证据或者临床试验数据表明该癌种其他药物治疗效果非常好,没有能纳入指南治疗后续治疗而已。没有数据证明治疗有效,也不代表没效果。

即使有很多治疗有效的临床试验,但也不意味着药物很快就能获批用于临床治疗。因此,对于山穷水尽的癌症患者来说,基因检测可能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癌症的驱动基因突变可能会让你豁然开朗,意外获得靶向药。

无论是本癌种的还是其他癌种有靶向药获批的靶点,只要检测出有匹配药物的靶点可能就带来了无限的曙光。在这个异病同治、异病同治的年代,或许肺癌获批的靶向药就是你胃癌患者救命药,或者即使没有靶点突变,也有一些其他指导化疗药物精准选择的机会。

肿瘤患者获益最高的检测技术完全得益于凯瑞思的多平台分子分析技术,由于其余公司只进行NGS检测,而凯瑞思的多平台分子分析技术从DNA、RNA和蛋白质三个层面来检测基因异常情况,检测技术除了NGS外,还包括免疫组化、荧光原位杂交、显色原位杂交、片段分析、Sanger测序、焦磷酸测序等9种检测技术,交互验证,结果更可靠,同时拥有庞大的数据分析系统。全球7500多位肿瘤医生在使用本平台的检测报告,遍及全球80多个国家,这项技术几乎已被全世界认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