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沙文回想性心理障碍,钦定两大继承者

  就在官方宣布上海大师赛重磅回归之后,奥沙利文也宣布他将参加于11月13日-18日来申城参赛。他即将在英格兰公开赛中亮相。《贝尔法斯特电讯报》以“奥沙利文全新人生观给他的比赛带来平和”为题,对他进行了报道。

腾讯体育10月17日讯
如今,精神健康已经在斯诺克界越来越广泛的被谈及。而抑郁症更是斯诺克运动中一个无休止的话题。关于自己最灰色的那段时光,近日奥利沙文首次回忆当年一幕时,直言一度把自己看成是个废物,直到通过跑步健身才逐渐走出阴霾。奥沙利文,不论你是否喜欢斯诺克运动,但你一定听说过他的名字。奥沙利文如此才华横溢,他让一向原本略显枯燥的运动变得魅力无穷。他将速度与准度如此完美结合,开创了最华丽的进攻风格,并且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左右开弓技能。奥沙利文凭此俘获拥趸无数,被誉为是“斯诺克界的莫扎特”。然而,赛场之外,他却在本该属于自己的统治时代沉迷于酒精、大麻;爱情与生活支离破碎,职业生涯几近荒废。事实上,当时的奥沙利文正患有抑郁症,即便是赛场上的行为都让人难以捉摸。近日,英国《贝尔法斯特电讯报》以“奥沙利文全新人生观给他的比赛带来平和”为题展开了一次深度访谈。2005年,奥沙利文在世锦赛期间出人意料的剃了一个光头,同年,他还在与马克-金的比赛中“发作”,但凡马克-金上手击球,他就用白毛巾盖住头部,因为他不想看到对手击球。为了告别那些负能量,如今奥沙利文已经从饮食上进行革新。“我此刻正在为健康努力。”一盒自制凉拌卷心菜、一盒豆腐香肠、少许鲑鱼沙拉、一份鹰嘴豆泥和大量的红薯,这就是奥沙利文的健康食品。过去他每周通常会跑40-45英里(约64.4-72.4km),但由于脚跟骨刺,他现在已经减少了跑步量。“我的体重急剧增加,所以我去找了营养专家,她说我必须减少我的食量。”2006年,在与“台球皇帝”亨得利的英锦赛比赛进行到一半时,奥沙利文在打丢一颗球后立刻走向亨得利握手认输,理由则是他无法忍受自己打得这样烂。奥沙利文曾在自传《罗尼-奥沙利文:奔跑》中说过:“很多时候,人们都不相信我所说的:如何打出我想要的比赛要远比这场比赛的输赢更重要。但,这就是真实的我。”奥沙利文自曝,几年前在负于亨德利的比赛中,他认为自己受够了,于是只握了握手就扬长而去。但心理医生让他意识到那是一种不该有的消极想法。“当时我正在毁灭自己。我的大脑告诉我,就是个废物,我不会打得好了,我无法赢得这场比赛,被击败,回家。’然后我就像那样干(消极比赛)了。史蒂夫帮我重新规划了我的信仰体系。就这样把我一点点带回现实。不是每次击球都能很完美的。”通过彼得斯的引导,他重新调整了与斯诺克的关系,并意识到自己并非真想退出,而只是需要一个更健康的平衡。2012年,那支帮他创造无数辉煌的斯诺克球杆成为奥沙利文无法承受之重,他选择了告别斯诺克,跑去埃塞克斯郡的埃平森林农场当农夫。在那里,奥沙利文找到了新生命:跑步。“是跑步帮助我战胜了我心中的魔鬼(抑郁症),比起赢得五届世锦赛冠军和我所经历的屎=一样的生活,我的跑步教练(史蒂夫-彼得斯,运动心理学教授)才是我人生的最大收获。”这是奥沙利文在获得重生后所说的话。虽然奥沙利文的抑郁一定程度上与他少年时期父亲入狱对他的打击有关,但斯诺克运动却无可争议的是抑郁症的重灾区。有研究表明体育运动员要比常人更容易患精神压抑类疾病,而从事斯诺克运动更是名列前茅。因为比起如足球、篮球等集体运动项目,斯诺克球手的精神世界更加孤独、甚至无助。对斯诺克运动的未来,奥沙利文表示:“我认为卢卡-布雷切尔是个天才。贾德-特鲁姆普很棒。但对于一个真正拥有大量追随者的球员来说,你必须证明你能兼顾娱乐性和赢球。”(冬小麦)

图片 1

  “我此刻正在为健康努力。”一盒自制凉拌卷心菜、一盒豆腐香肠、少许鲑鱼沙拉、一份鹰嘴豆泥和大量的红薯,这就是“火箭”正在吃的健康食品。过去他每周通常会跑40-45英里(约64.4-72.4km),但由于脚跟骨刺,他现在已经减少了跑步量。“基本上,我(体重)正越来越大。所以我去找了营养专家,她说我必须减少我的食量。”

  奥沙利文不是个半途而废的人。而斯诺克则是一项能把你带入无限可能世界的运动。在过去25年中,他拥有了很多荣誉,而过去几年,从某种程度上,他已开始回到生活当中。多年来,他频繁威胁退役成了笑话,但换个角度,那则是一种救赎的呐喊。

  41岁的“火箭”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表示自己还在享受斯诺克并且会继续参赛,但他再也不会让比赛困扰着自己的每一分理智。六年前,他曾接受过心理专家史蒂夫-彼得斯的治疗,以试图抑制他在球场上的坏脾气。那时,他的个人生活也是一团糟。他曾与前女友在孩子们的监护权上进行了激烈的斗争。

  奥沙利文自曝,几年前在负于亨德利的比赛中,他认为自己受够了,于是只握了握手就扬长而去。但心理医生让他意识到那是一种不该有的消极想法。

  “(彼时)我正在毁灭自我。”他回忆说,“我的大脑告诉我:‘我是个废物,我不会打得好了,我无法赢得这场比赛,被击败,回家。’然后我就像那样干(消极比赛)了。史蒂夫帮我重新规划了我的信仰体系。就这样把我一点点带回现实。不是每次击球都能很完美的。”

  通过彼得斯的引导,他重新调整了与斯诺克的关系,并意识到自己并非真想退出,而只是需要一个更健康的平衡。

  因此,过去几年,奥沙利文开始了对各种新领域的探索。他刚刚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本犯罪小说,他也会为欧洲体育担任评论工作。最重要的是,他会在生活的日常小事中得到快乐。这也是他减少了参加斯诺克比赛的原因。

  “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在比赛。”他说,“我们与世界斯诺克签了合同,而其中有很多我不认同的内容。基本上,他们拥有你的一切,却不想给你任何回报,他们还希望你感激,因为你会有机会打斯诺克。”

  “底线是:我想在巡回赛中比赛吗?如果我真想参加巡回赛的话,那我就会接受这份合同。”

  你也许会认为这是个渐渐爱上这项比赛的人会说出的话。但奥沙利文坚称,斯诺克对他来说从来就不只是一份工作。“不仅仅是那样,这是我所擅长的东西,是我能掌握的、足够接近完美的东西。”

  公平似乎是他在谈话中反复出现的词汇。在今年英国大选期间,“火箭”开始涉足政坛,他公开支持共党党魁杰里米-科尔宾的主张。

  即将参加英格兰公开赛的奥沙利文将不再是赛场的主角,对此,他不出意外地表示自己对纪录不感兴趣。“拥有一份纪录真的很棒,能在身后留下一串统计数据也很好。但这并不是我的全部。”

  尽管斯诺克界如今也有很多青年才俊,但都没人能达到吉米-怀特、亚历克斯-希金斯或奥沙利文等人在巅峰期时所达到的那种文化上的共鸣。

  对这项运动的未来,他表示:“我认为卢卡-布雷切尔是个天才。贾德-特鲁姆普很棒。但对于一个真正拥有大量追随者的球员来说,你必须证明你能兼顾娱乐性和赢球。”

  奥沙利文衡量自己的成功并不是靠数字,而是凭感觉。过去几周,他状态并不好。“(我已经经历了)三到四周的挫折了。在训练中被一些我通常不会输的球员击败。自我怀疑开始蔓延。”

  然而,一切似乎又豁然开朗了。一杆令人满意的击球,一个完美的亲吻,一句悦耳的问候,突然一切不开心都飞走了。当“火箭”在描述这一段时期内真实的感受时,你会意识到为什么这项运动还在吸引着他。

  “真该死,这是个不一般的游戏。”他说,“你会感到自己在飞。我正处在那种情况。一切都在进行中。这是个简单的游戏。当万事俱备时,你在比赛中,你会感觉自己在飞……那就像最神奇的感觉。”

  (月光)

相关文章